161|番外二

推荐阅读:重生之夫人太冷淡透视小房东异界无尽任务系统最好的我们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牛头人领主极品吴掌柜三国大土匪战神升级系统玩命游戏之江湖

    ..,最快更新掌心宠最新章节!

    订购率不足百分之五十此为防盗章,两天后再来刷新

    其实像这样的世家婚事都是大家族之间的利益联姻不是他想如何就能如何的。

    一个护卫从侧门跑进来,跪地说道:“殿帅那个裴永昭在门外大闹非要见您。”

    “把他赶走。”陆彦远毫不客气地说。此人脸皮真厚竟然敢跑来闹事。

    夏初岚到永兴茶楼的时候刚好看见两个佩剑的护卫在推搡裴永昭裴永昭不停地回头吵嚷但又被推着往前走帽子都歪了。夏初岚装作没看见他向门口的护卫递了名帖。护卫定了定神,才说:“你只能带一个人进去。”

    夏柏青上前道:“岚儿,我陪你进去。”

    夏初岚点了点头吩咐其他人就在外面等。那边裴永昭看见夏初岚挣开护卫跑了过来:“三妹!三妹你带我进去吧。”

    夏柏青奇怪道:“二姑爷在此处做何?为何要进去?”

    裴永昭顾不得许多,一把扯住夏初岚的手臂:“我有重要的事要见英国公世子,前日……总之你带我进去!”

    夏初岚把手抽回来冷淡地说:“我只带三叔进去。你要见世子自己想办法。”

    裴永昭不依不饶,竟在门口气急败坏地叫了起来:“你跟他好过,要你再多带一个人进去就那么难吗!夏初岚,你今日若不带我进去我回去就休了夏初荧!”

    永兴茶楼在闹市,周围往来的行人很多,听到这边争吵,自然地围了过来看热闹。六平和思安把人群哄散,但还是有好事之徒站在不远处指指点点。夏柏青挡在夏初岚身前,对裴永昭喝道:“有事你冲着我来,别欺负我的两个侄女。裴永昭,你真是枉读圣贤书!”

    裴永昭没有夏柏青高,气势一弱,又非要往里闯:“总之我要进去!”

    夏初岚对门口的护卫说:“这个人百般阻扰,若是耽误了我们的正事,你们也无法交代吧。”

    “来人!”那护卫扬声喊道,“将这闹事之人给我拖走!”

    刚才的两个护卫过来,一左一右地架起裴永昭,不由分说把他拖走了。裴永昭还在喊什么,思安小声道:“二姑爷这是疯魔了吗?”

    夏初岚眼下没空跟裴永昭算账,与夏柏青一起进了茶楼。他们一到,整个大堂都安静下来。夏家是绍兴的首富,在座的有生意上的伙伴,也有对手。大老爷们输给一个十几岁的丫头,总归不服气,又听说今日召集众人的是英国公世子,多少带着点看好戏的心态。

    夏初岚神态自若地坐下来,与相熟的几个人点头致意。她也不在乎周围陌生人的眼光,若是怕这些,今日便不会来了。

    此时二楼走廊的阴影处站着两个人。这个角落很微妙,下面的人绝对看不到,而上面的人却能将一楼大堂尽收眼底。

    顾居敬偷看了眼顾行简的神色,特意说道:“夏家丫头来了。”

    顾行简脸上还是一贯的平静无波,手指转着佛珠,眸色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永兴茶楼是顾居敬的一个朋友开的,他们事先进来,藏在二楼的暗道里,自然避过了官兵清场。一般两层以上的木质建筑都会修一些这样的暗道,只有主人和伙计知晓。避免起火的时候,没办法逃生。

    “阿弟,你说今日陆彦远能成吗?”顾居敬又问道。

    “不知。”顾行简淡淡地说,目光不自觉地落在大堂中间那个娇美的身影上。等他察觉,立刻移开了目光。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冒险,居然把成败都押在了这个孩子身上。

    万一不成……便不成吧。总还会有别的办法。

    俄而,宋云宽从雅间里走出来,众人都起身行礼。他对满堂的人说道:“今日诸位能够赏脸前来,本官十分高兴。也就不与诸位绕弯子了。国家准备出兵北伐,但是军饷不够,只能仰赖各位慷慨解囊。当然官府也不会亏待诸位,按照捐钱的一成来兑换等额的盐引,以三年为期。”

    这个时候的盐虽然不再是国家专卖,但是商人想要私下买卖也要先从官府那里买到盐引,再去官办的盐场凭盐引提取等量的盐,然后才能售卖。当然也不是任何商人都能购买盐引,官府也要审核身份和信用。

    夏初岚没想到顾五居然随口说中了,咬了口糕饼,情绪复杂。

    有人说道:“临安的商人比我们有钱得多,为何他们不捐?”

    “是啊!才十分之一的盐引,我们还是亏惨了啊!”

    一时群情激奋,你一言我一语,闹哄哄的。宋云宽早知道他们会是这个反应,连忙走回雅间询问陆彦远怎么办。

    陆彦远想了想,亲自走到大堂上。

    “各位,此次出兵名为北伐,实为自保。金兵想撕毁两国的和议,挥师南下。所以这场战争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避免的。我们若能掌握主动,就能加固边境的防线,能让将士们吃饱穿暖,才有力气保家卫国。他们流血牺牲尚无怨言,难道你们连些许钱财也不舍得吗?诸位也不想看到国土再失吧!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年轻的将领,英姿挺拔。他说话的时候慷慨激昂,那种剑指北方,收复河山的血性似乎很能感染人。大堂上安静了片刻,无人说话。

    夏初岚见陆彦远朝自己看过来,装作侧头与夏柏青说话,避过了他的眼神。曾与这个人看山看水的人并不是她,但或者是梦里的那双眼睛太过炙热明亮,还有那些凌乱的亲吻,相拥的画面太过真实。这个人于她来说,终究与旁人略有不同。

    这时有个人说:“夏家是绍兴首富,我们看夏家的!”

    “对对,看夏家捐多少,我们再捐!”

    在座的人还是不想捐钱,就先把夏家推出来。就凭夏初岚跟世子的关系,世子也不能强逼着她拿钱。只要夏初岚说得少了,或者说不捐,其他人也就有借口了。

    陆彦远的额头出了层汗,手指微微攥紧。他没有想到今日的成败居然系在她一人的身上。就凭他做过的事,还有她现在看他的眼神,今日想必是不成了。

    但这样的后果本就是他一手造成,他也没有怨言。

    夏初岚与夏柏青说了几声,夏柏青赞成地点了下头,她才站起来。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她却毫不露怯,走到人前。夏家当年面对逼债的船工家眷时,阵仗可比现在大多了。她握着扇柄,缓缓开口:“我知道大家是顾虑战事一起,手中的生意必将受到影响。可是国难当头,若每个人都只计较自己的得失,而不站出来与国家共存亡,那么金人早晚会将我们二十年才辛苦经营起来的江南付之一炬,就像当年的汴京一样!”

    在座的众人皆是一震,想起靖康之耻,金人烧杀抢掠,夺掉半壁江山,仍是心有余悸。

    “我是南渡以后出生的,没有去过中原,没机会领略京城当年八荒争凑,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的盛况。我想在座有许多人比我年长,有些还去过汴京。我羡慕你们曾经亲眼见过这天底下最好的地方。”

    那些去过京城的人,包括宋云宽,瞬间都追思起当年来。那确实是最好的地方,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琦飘香。也是所有南渡之人心头浮动的盛世光影,每每思及,便有万千感慨。

    “我在泉州时,邻里有一户人家是逃到南方来的。那家的老太爷每日都要跟人讲当年京城的风光,城廓,运河,还有大街小巷,如数家珍。他临死之前,还想回去看一看,想葬在家乡的祖坟里。现世安稳,百业昌盛,日子越来越好。但我们不能忘了自己的根,更不能忘了国耻,否则枉做宋人。”

    夏初岚走到陆彦远的身边,他很高,她只到他的肩膀。她抬头看着他,声音响亮:“夏家愿献绵薄之力,捐十万贯。”

    众人哗然。宋云宽更是倒吸一口冷气,十万贯!这是多少钱!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接触到陆彦远的目光,才声音激昂:“好!夏姑娘深明大义,本官替出征的将士们谢谢你!”他赶紧叫了一个书吏来记录,立刻又有几个商贾站起来。

    “大老爷们别扭扭捏捏的,难道我们要输给一个小姑娘!”

    场面顿时热烈起来,那个书吏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几乎记不过来。

    夏初岚靠近陆彦远,低头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这前锋我已为世子做好,后面就靠世子自己了。”说完淡淡一笑,背手走了。

    陆彦远还沉浸在她刚才说话时的风采,以为是看到宫里的那些谏官或是侍讲学士。三年的时间,真的让她脱胎换骨了。她不再是那个天真无忧的小姑娘,而变成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家主。她说的这些话,掷地有声,应该让那些苟且偷安的官员们都听一听。

    陆彦远心念一动,立刻追了出去。

    楼上,顾居敬也才从震惊中回复过来,他看向身旁的顾行简,只见他面色无异,只是眸色更深了。

    “阿弟,你真的只是领着她去夜市走了一圈,没给她说过只言片语,就让她说出今天的话来了?你们俩……”他想了想,还是把后面的半句给吞了回去。

    如此心有灵犀。这个丫头,真是了不得。

    “陆彦远好像追她去了……”

    顾行简捏着佛珠,转身闭了下眼睛,淡淡道:“明日回临安。”

    信封上没有具名。

    夏初岚把信抽出来,抖开看了看。很普通的字体,看不出什么端倪。信上说,要夏家当家之人单独到泰和楼去谈事,若午时不到,夏柏青也就回不来了。

    泰和楼是绍兴最大的酒楼,食客如云,生意兴隆。

    “三姐姐,娘看了信就晕过去了,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求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夏静月掩面哭泣。她年纪尚小,三房又只有她一个孩子,遇事没有人可以倚靠。

    夏初岚受不了女孩儿哭,看了思安一眼,思安连忙上前柔声安慰五姑娘。

    夏初岚知道,如果说夏家尚有明事理的人,便是她这位三叔了。三叔跟爹志趣相投,性情相近,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感情却胜过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三叔当年就是为了追查爹出事的真相,才被吴志远整治而辞官的。

    她想了想,对夏静月说道:“你先回去,告诉三婶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的。另外,此事先不要告诉旁人。”

    夏静月听到这番话,心里一块大石总算落地了,忙不迭地点头,擦干眼泪。她知道三姐的本事,夏家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打败众多对手,成为绍兴的首富,这位姐姐居功至伟。

    对于她们这些整日里只知道闷在内宅做女工待嫁的姑娘们来说,三姐的见识和气魄都太出色了。自己遇到事情只会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哭着求人帮忙。可三姐片刻之间就拿出了主意。

    夏静月心里,其实十分佩服她。

    回到玉茗居后,夏初岚坐着把事情想了一遍。三叔帮着打理生意场上的事,但没听说得罪过什么人。那便是冲着夏家来了?可对方想要什么呢?信上没提钱财,没列要求,只要夏家主事的人单独过去……泰和楼开门做生意,大庭广众要行恶事也不太可能。

    她一个商户小民,还真想不到什么人物要这样费尽心思地见自己。无论如何,三叔在他们手里,不得不去一趟。

    她叫思安进来帮忙换了身衣裳,出门在外,穿男装行事方便,也能省去不少麻烦。思安帮她盘好发髻,仔细抚平袍上的褶皱,小声道:“姑娘,您真的要去吗?万一……”

    “别担心,我有分寸。”夏初岚拿起桌上的折扇,轻敲了下思安的头,走出去了。

    端午过后白日渐长,空气燥热,院子里的花草都被晒得没有精神。夏初岚在廊下走着,独自想着心事,没注意到夏初荧带着一帮人从另一条廊下走过。

    夏初荧远远便看见了夏初岚,一身男装,俨然是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她不禁停下脚步,身后的人问道:“姑娘,怎么了?”

    夏初荧摇了摇头,自嘲地笑笑。每当夏初岚出现在眼前,她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在意。

    她的这个三妹不仅貌美如花,而且琴棋书画无论什么都是一学就会。长大以后,上门求亲的人更是只提夏三姑娘,礼物拜帖成堆地往长房送。那时候的夏三姑娘,当真无限风光。

    直到遇见了陆彦远,她一帆风顺的人生才算栽了个大跟头。

    夏初荧心里难免生出几分幸灾乐祸来,原以为三妹从此一蹶不振了。可没想到,她如同破茧而出的蝴蝶,美得越发惊人。

    难怪娘担心陆彦远回来找她。自己见过临安那么多的世家贵女,又有哪一个能比得过她?

    ……

    夏初岚走出家门,碰见了同样要出门的夏谦。

    夏谦主动走过来,问道:“三妹要去哪里?若有为兄能帮忙的地方,不妨说出来。你是姑娘家,还是少出门为宜。”

    在旁边装作整理轿子的六平直咋舌。大公子平日里最不耐烦几个妹妹纠缠他,偏偏只对三姑娘脾气好得出奇。若说是因为姑娘手里掌家的权力,可他是老夫人最疼爱的孙子,又是读书人,吃穿用度全捡家里最好的来,根本不用巴结姑娘。

    “我出门办些事,不劳烦大哥。”夏初岚淡淡地说道,眸光中含着三分冷意,径自下了台阶。她最不喜欢别人因她是个女子,就觉得她是该囿于内宅之中的。

    夏谦看着她上了轿子,两手在袖中握紧。好端端的姑娘家整日里抛头露面,成何体统?那些富贾乡绅各个都是色胚子,明着占便宜,背地里又说了许多难听的话。她不在意,他却很恼火。

    恨不得将她锁起来,关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只有他能看见才好。

    夏谦的随从六福配好马鞍,过来躬身道:“公子,可以走了。”

    夏谦眼见那边夏初岚的轿子离开,在六福耳边吩咐了一声:“你派个人跟着三姑娘,看看她到底去了哪里。”

    六福虽然不明白主子的用意,但还是唤了个人,悄悄跟在夏初岚的后面。

    轿子往泰和楼的方向走,六平跟在轿子旁,小声问道:“姑娘,咱们要再多带些人吗?”

    夏初岚心里其实也没把握,只怕对方来头不小,真有什么事,也怕自己带的人不是对手。她想了想,凑到轿上的小窗边,吩咐六平:“你去州府衙门,把事情偷偷禀告宋大人。就说夏家若有麻烦,这旬的赋税恐怕就交不上了。”

    六平犹豫:“可小的走了,姑娘怎么办?不如叫别的人去……”

    “对方既然约在泰和楼,又是光天化日,应该不会轻易动手。宋大人知道你是我的人,换个人,他未必会给面子。你听我的便是。”

    六平应好,匆匆忙忙地掉头走了。

    ……

    泰和楼前竖着巨大的彩楼欢门,二楼有几名浓妆艳抹,头戴时令花朵的妓子在凭栏叫客。门口立着个穿短衣的小倌,一看到夏初岚下轿子,立刻殷勤地跑过来:“是夏姑娘吧?小的恭候多时,请您跟小的来。”他见过画像,只能说真人更美。

    夏初岚一怔,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她回头吩咐了两句,才淡淡地说道:“前面带路吧。”

    一楼大堂坐着多是散客,此刻临近中午,座无虚席。跑堂往来穿梭于各个席位之间,手举托盘,里头放着亮得发光的银质酒器。还有歌女弹阮唱曲,仔细听,词是柳三变的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栖。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那唱腔婉转低吟,带了几分悲切,与满堂的热闹格格不入。长安在北方,如今是金人的领土,改称京兆府。二十年前很多人背井离乡,追随皇室到了南方,一部分人偏安一隅,却还有一部分人心心念念着故土和少年时。

    小倌见夏初岚驻足不前,催了一声,夏初岚才上楼。她也不知道为何忽然想起那个渣男,勒马望着北方,壮志满怀,器宇轩昂的样子,的确是很耀眼。

    二楼相对比较安静,各个雅间的门都关着。有的门口站着强壮的护院,有的是清秀的随从。小倌走到一间有着四扇门的雅间前,先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回应之后,才推门让夏初岚进去。

本文网址:https://www.xunleitxt.com/xs/2/2309/88875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unleitxt.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