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圣灵君王 > 第一百章 【花刀而过】花不语

第一百章 【花刀而过】花不语

推荐阅读:神秘老公,太磨人重生逆袭:男神,请深爱霸道厉少宠上瘾他之蜜糖,她之砒霜狂宠全能废柴妃无限恐怖之英雄联盟飞越三十年我的野蛮老祖天价老公温柔宠次元马甲系统

    江湖众人议论纷纷,但好像都很顾忌那五名秋刀会的名门弟子,各个将口语声音压到最低,听起来跟蚊子嗡嗡叫像极了。

    可始终所获得的答案却是寥寥无几。

    眼前的困惑仿佛就是一道无人能解的天文神题,让各路号称曾经纵横南域的江湖人士绞尽脑汁。

    每人的神色都携带着不解与迷茫,还有傻愣愣跟白痴一般的。

    然而这对于耸立在星守阁门口的五名骄傲名门弟子来说却是一副春江美景,格外好看好笑。

    “哈哈哈,各位师哥看看这些二流江湖人,还被蒙在鼓里呢,真是太天真了,给他们点闲钱就跟哈巴狗一样遥着尾巴过来,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哈哈哈。”

    他们间有名身体略微比其他人矮小,但却一脸傲慢目中无人的神态,与他皙白脸蛋的俊俏模样截然相反。

    两侧密密麻麻大批江湖人士轻声轻语的议论,他可听的一清二楚,只不过这些昔日纵横南域的名宿们如今在他眼里不过就是土鸡瓦狗,如堆烂泥毫无区别,因此他说话的口气可不带一个敬字。

    并且此人貌似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

    “万寒师弟,话虽如此,但也别节外生枝,大师兄命我们守住星守阁大门的目的,我们师兄弟几人可是知道,但他们不知道,若是让本该不知道的人知道,后果会很难看的!你可知道?”

    说话这人,语气阴寒却携带着调疏的蕴意,似是指责又像是管教。

    被称之为万寒的那名傲慢弟子,脸颊一转轻笑道:“孔旧师兄您说的没错,不过这也只是你的寒栗罢了,对于我而言就算知道又能怎样,不过就是多了几具尸体,没什么惊讶的!”

    他肆无忌惮的反驳。

    孔旧师兄看着他丹凤眼低垂,一双眸子磷光扫射,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沉到了冰谷里,貌似有一股极强的冰霜在蔓延。

    这股气势好像是在挑衅。

    秋刀会内部各门弟子都喜欢争强好胜,那一个不是傲慢锐气,桀骜不驯,即便在同一个师门屋檐下照样勾心斗角,若想须人臣服就必要胜过对手强上数倍,这是秋刀会的门规,也是内门弟子名列地位的手段。

    则孔旧与万寒就出自同一个师门,名为气刀系,是秋刀会十大长老内,高长老摩下的修炼地区,而孔旧和万寒并非高长老独门弟子,只是两名内门弟子罢了,也因此在内门弟子中谁也看谁不顺眼。

    以至于作为师兄的孔旧在得到万寒的不敬反驳中而多了丝怒气。

    只是最后,他还是调息了自己的怒意,孔旧心性多疑,比较谨慎并且很在意大师兄的感情,因此他不与万寒计较,以免坏了大师兄的事情。

    可这般谦让,却让万寒更加傲慢,以为孔师兄是怕他了,不敢与他碰撞。

    “哼!懦弱的家伙,在秋刀会这个吃喝血肉的门派中,孔旧你太羸弱了,比那些女孩子都要羸弱!”万寒变本加厉的讽刺。

    他与孔旧本就不合,如今又被分在同一个队伍,两人能保持一上午阒然已经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难道现在还不允许他说两句吗?

    面对师弟的蛮横挑衅。

    孔旧并不理会,目视门槛。

    万寒一脸傲慢,但别人选择无视他,而他自然不会当骂空气的傻子,便靠在后方墙壁,闷闷不乐。

    至于其他三名秋刀会内门弟子根本就不搭理他们,因为这种口角之争在门派可天天都能遇见,已经不是稀奇的事情了,并且这三人内也有不屑于对方的存在。

    ……

    ……

    与此同时。

    星守阁第一进院。

    闷响的拳脚声交杂着于晓谛的痛叫,显得格外凄凉。

    两名身体高大的秋刀会弟子一人一手压制着于晓谛的两支手臂,让他整个人跪倒在地上,而同时又有一人使出浑身解数全力狂揍于晓谛。

    此刻他的脸蛋犹如紫色的猪头般,又肿.又大,口中不知道掉了多少颗牙齿,满嘴鲜血,身体上清晰可见几道凹陷和几道刀痕,血流不止,显然于晓谛是战斗过了,只是输了。

    他气息微弱,全身软弱无力,若不是身边两名大汉拉着他的手臂,不然于晓谛早以趴在地上。

    而揍他的那个人,正是宋祖心。

    其实揍人也是一项很累人的活,尤其是这种顽强蛮狠的人,极其加大工作量。

    宋公子打了足足半响时间,手都打痛了,脚也踢疼了,全身像是跟冬生楼五名头牌姑娘一夜的较量,既痛快又乏力。

    但看着于晓谛半死不活的样子,宋祖心就发自内心的爽朗。

    “上次让你跑了,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往哪走!”宋祖心蹲下身子,拍着于晓谛肿的不能在肿的脸颊,一阵讥笑。

    于晓谛视乎被脸部传来的剧痛所惊醒,他充满恨意的眸子锁住宋祖心,含血而道:“擅闯星守阁……这是大罪,宋公子冥顽不灵……你害了你的父亲!”

    这句话好像是在劝,但其实是在警告。

    如今的星守阁并非三年之前,空无人守,现在这里迎来了一名新阁主,昔日的福光早已来了,倒霉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眼前执迷不悟的人。

    在宋祖心带人攻入星守阁的开始,他注定犯了一个大错,一个他父亲都保不住的大错。

    于晓谛觉得宋祖心太傻太冲动,就好像三年前一样,王君大人就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才没有让宋公子的求守成功。

    而现在这个人还什么也不知道。

    “大罪?”

    宋祖心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起身再次给了于晓谛一脚,这一下直接将小星使踹地口吐鲜血,晕溺过去,身体飞出三米,本就虚弱的他现在更加命在旦夕。

    “你难道还觉得星守阁跟从前一样吗?真是太天真了,跟那个王君一样。命太差!如果他当日听话将元技功法给我,说不准还不会死呢,哈哈,而这三年虽然消磨了我的脾气,可当我再次遇见星守阁的星使,我这脾气不知道怎么又火气腾腾,我也真是好奇星守阁到底隐藏了怎样的宝贝,竟然能让当年的我如此新奇,今天本公子就要看个究竟!”

    宋祖心冲着晕逆过去的于晓谛又是一阵嘲讽讥笑。

    而后他的目光看向,身边一人:“你觉得呢?花不语!”

    这人身形苗条,姿态优柔,脸容静色,剑眉星目,棱角分明,身席锦衣缎带风度翩翩,腰间挂一弯刀,刀鞘华丽酷似异国异乡,刀柄挂垂翡翠红绳,气质非同小可,颇为高深莫测,雅人之举,无论从哪看他都想是书家公子,贵色贵象。

    此人便是秋刀会高长老摩下气刀系独门大弟子,江湖人称花刀而过花不语。

    也便是他出手伤了于晓谛的高手,不然单单宋祖心可不是星使的对手。

    花不语闻言转过了眸子,嘴角讪笑道:“宋公子抬举,您说的便是我想的。”

    他倒是不高高在上,反而压低了自己的身份,说话口气也很缓和。

    给足了宋祖心面子。

    “哈哈哈,江湖就是江湖,花刀而过花不语真的是话很少呀,我好像认识你已来没听你说过几句话吧?”宋祖心以好奇的眼神问道。

    花刀而过花不语只是轻轻笑了笑,并未回复。

    他觉得某些话一次就够了,况且这里没有人可以让他出刀,花不语曾经说过:“无我刀者,非我听者!”

    这句话的意思是,没有能够让我出刀的人,就没有资格听我一言。

    这话在江湖中可是响彻云霄的名言。

    因此在南域自成一派系列,就有人借此发挥,若你是耍刀之客便去找花不语一战,若是他肯出刀你就算是步入江湖的第一步了,若是他肯说话,你必然在江湖掀起一波巨浪。

    这般说举一下子就惊动了大江南北的刀客。

    只不过最后落得的惨剧,太触目人心了。

    花不语为什么被称作花刀而过。

    所谓的花刀并非是刀法凌乱奇异花式,而是他的名字有个花字再加上腰间刀漂亮,因而得名花刀。

    而这而过是因为他的刀一闪而过,无人能敌,花不语每次出刀仅仅便一刀,昔日来挑战他的人竟没一个存活,纷纷都是一刀斩死,一刀制敌。

    如今若不是因为宋祖心势力委托了秋刀会出手,自己的师父吩咐过,宋公子是财,我们是力,财力财力,财在前,力在后。

    不然赫赫有名的花刀而过花不语连一个字都不想理会这个纨绔公子。

    “呵呵,又不说话,也太符合你的性格了,罢了罢了。”宋祖心也懒的计较,只要事情顺利便好,他走上前在于晓谛的身上找什么东西。

    一把金灿灿的钥匙被他翻了出来。

    “果然在这小子身上。”宋祖心打量着,转身朝第二进院前去,然后看向花不语道:“我们的协议一样,秋刀会拿走古龙阁所有功法元技,而我只要看看便好!”

    花不语点点头仍然不语。

    宋祖心来个一个抛接钥匙的动作,向第二进院走出,花不语跟在他后面,则第一进院汇聚的秋刀会弟子细细数来总共十五名,各个身强体壮,犹如爆熊,大师兄花不语走时给了他们一个眼神,这个目光所有人都明白,因此他们没有离开第一进院寸步。

    主角仍在骑马,不过快了。

本文网址:https://www.xunleitxt.com/xs/21/21865/121130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unleitxt.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