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酒魔

推荐阅读:盛世军宠:军长送上门撒旦总裁,晚上约!我的女友是警花儿会抽奖的科学家帝少蜜宠令:娇妻,休想逃!巨星从业者带着剧本闯秦时快穿系统:黑化男主坏坏坏重生之夫人太冷淡透视小房东

    ..,最快更新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

    “他这么喝酒多久了?”

    “从我很小的时候就这样喝。”

    “那就没问题了,他喝了这么久都没死在大街上,现在更不会了。”

    “以前总会有妈妈去找他,现在没有人找他了,每次都是别人打电话告诉我你爸爸喝多了,让我去找他,你知道吗,每次一到晚上电话响了,我心里就莫名的害怕。”汪金叶露出担忧的神色:“你今天晚上能留下来陪陪我吗,明天我陪你去买票。”

    “好。”

    父母给孩子的应该是安全感不对吗?为什么汪金叶的父亲始终给我的感觉就是让汪金叶毫无安全感可言,甚至有些恐慌。父亲能让孩子感到害怕,这个父亲做的有多渣,我今晚确确实实的领教了一次,甚至在看完汪金叶的父亲以后,我才明白之前我爸是有多么好了。

    大概是晚上七点钟的时候,汪金叶的心情就开始变的忐忑不安起来,时不时拿着手机就想给她爸打电话,完了非常害怕她爸接通电话以后是喝多的状态。

    “小冤家你说我该不该给他打个电话,他万一喝多了躺在地上怎么办?万人……”

    “没有那么多人万一,他不会有事的,要不我出去找找?”

    我俩正说着呢,电话如期而至,汪金叶的身子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接电话之前竟然深呼吸一口:“喂?”

    “喂,汪金叶吗?”打电话的是一个陌生人。

    “嗯,我是。”

    “袄,我是鸿运小吃部的饭店老板,你爸跟人喝多了,没钱付账,你说我为了这点钱报警也犯不上是不是?”

    “又喝酒?他跟谁喝的?为什么只找我爸要,他们不会付账吗?”这不是汪金叶第一次接到饭店老板的电话了,每次喝酒喝到最后别人都跑了,就剩他自己了,身边接触的那帮朋友一个比一个穷,一个比一个能得瑟,气的汪金叶都想过去掀桌子了。

    “额,是你爸说他付账的。”

    “那就让他付账好了,不要找我!”

    “他是你爸,你怎么能这样呢,哪有不管爹的孩子。”

    “他是我爸,却没做到当爸的责任。”许久以来,处在极度压抑中的汪金叶今天爆发起来,虽然冲着这名饭店老板喊着,可我知道并不是针对这名老板,她只是在生她爸的气,每次她爸惹完事,都会找她来解决,她只是一个孩子。

    她爸妈离婚,她爸想念她妈妈,经常喝醉,在她面前哭泣,可她又能怎么办呢?她甚至都下跪求她妈妈回来了,可她妈妈就想逃离这个如恶魔一样的男人,铁了心走的女人是不会回头的。

    她爸在她面前说她妈妈不好,她妈妈在她面前说她爸爸不好,两个人互相在她面前诉苦,可谁知她才是孩子,诉苦的不应该是她吗,她太累了。

    好几次汪金叶都是气的说不管她爸爸了,每一次都无法狠下心来,每一次都要遭受那些人说:“你这什么孩子,自己的爸都不管?”

    不知道事情经过的人全都站在道德的角度去绑架她,却从来没有一个人理解过她。

    汪金叶挂了电话便无助的哭了起来,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摊上这样一个不让人省心的爹。

    又过了一会儿,电话还在响,汪金叶不知道该不该接,我叹了口气,将电话接了起来,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

    “您好,我是公安局的,您父亲的事人家已经报警了,你们还是过来一趟吧,为了一顿饭在让你父亲进去犯不上,是不是。”

    “是,我们这就过去。”挂了电话,我轻轻将汪金叶拉起来:“换衣服吧,我跟你去看看。”

    一路上汪金叶始终在抽泣着,我也不好说什么,皱着眉头一路无话。

    当我们抵达这家小吃部的时候,汪金叶问道:“多少钱?”

    老板挺不好意思的说:“钱到是没多少钱,一百来块钱,他们好几个人,你说要是没钱,就别点那么多呗,你看我也不容易开店做生意,孩子还在楼上睡觉,他就在饭店一顿吵吵,还要砸我们店,好好劝劝你们父亲吧,真不能这样喝酒了。”

    对于这种话,汪金叶不知道听了多少年,如果劝说有用的话,她父亲早就是个好人了。

    我将汪金叶拿出来的钱接过去以后,对饭店老板说:“就这一次,下次这种人来吃饭,不管他喝没喝酒,你都不要再接待他了,如果在接待他,我们肯定不会管的。”

    g

    老板叹了口气:“我知道,下次我也不敢招收这样的人了。”

    此时,公安局的一个人走上前来说:“要不要我们帮你一起送回去?”

    有人帮忙,还是好的,便说:“麻烦你们了。”

    “习惯了。”公安局无奈的叹了口气,真的是习惯了,人家喝完酒闹事怕公安局来找他,而他则是喝完酒主动去公安局闹事……谁都受不了,这种人你说你抓他,人家没犯错,放在公安局里你还得管他饭,不抓他吧,真他么能作妖,让他们头疼死了。好几次汪金叶气的不管他父亲时,都是公安局掏的钱,虽然事后汪金叶还是主动去将钱给人家了。

    汪金叶的父亲简直就是一个恶魔,喝完酒判若两人。

    此时他歪着脑袋,说话都是大舌头狼藉的,看着汪金叶装糊涂的说:“你是谁?你来干嘛?”

    就这样的爹,我看着都他么来气,你给人家老板电话的时候咋知道她是你女儿,你不好意思给你女儿打电话让人家老板来打,你他么不知道她是你女儿了?别说汪金叶来气,我这个外人看着都来气,此刻他醉倒在酒桌上的那种酒鬼状态,与之前跟我在一起吃饭喝酒时那个可怜人更不一样了,现在看起来更为可恨。

    汪金叶气的不管他,就站在旁边一边哭一边沉默,我走上前搂住他的胳膊:“叔,我是张耀阳,咱们回家哈。”

    “滚瘠薄蛋,你他么谁啊?”他说完还用一种及其凶狠的眼神看着我,大有一副要揍我的样子,我气坏了。

本文网址:https://www.xunleitxt.com/xs/5/5270/94935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unleitxt.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