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二百三十章 降服

第二百三十章 降服

推荐阅读:主帅直播攻略从拯救咖啡店开始快剑至尊狼系总裁求轻虐我从末法来妖女[快穿]王牌特工妻:军少,来单挑聊斋大圣人读心之享受不哭唐雪权国

    郡守府,老幕僚拉着刘高华走到官邸后门,刘高华看到一辆马车早已准备就绪,像是要出远门,老先生伸出手掌,笑眯眯道:“公子,请上车。”

    有位女子掀开帘子,梨花带雨的模样,见着是弟弟刘高华后,略微心安,放下帘子,背靠车壁,她思念起了那位柳郎。

    刘高华一头雾水,“宋叔叔,这是要做什么?”

    老先生一板一眼道:“郡守大人要我护送你们出城。”

    刘高华急眼了,“这个时候出城做什么?难道胭脂郡真有大难临头?宋叔叔,越是这样,我越不能离开这里啊,爹出了事情怎么办?”

    在郡守府多年的老幕僚笑道:“真要出了事情,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还能怎么办?”

    刘高华哑口无言。

    老人催促道:“公子,走吧,大小姐还等着呢。”

    刘高华摇头道:“我反正不走!要走让我姐一个人走……”

    刘高华话没说完,就猛然往后门跑去,但是眼前一花,竟然发现老人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门口,等刘高华停下脚步,老人笑了,像一头老狐狸,打量着眼前年轻人,“宋叔叔好歹混过江湖,会一点花拳绣腿,你是自己上马车呢,还是选择被我一拳打晕扛上马车?说实话,宋叔叔也一把老骨头了,背着个人跑来跑去,你忍心?”

    刘高华硬着脖子,“打晕我吧!”

    老幕僚叹了口气,“你爹晓得你的臭脾气,本来有话要我转告你,我之前怕伤了你们父子感情,就故意藏起来不提,现在你这副德行,我就只好实话实说了,你爹告诉你,刘高华,你这二十来年,就没做过一件让老子舒心的事,就别留在府上碍眼碍事了,行不行?”

    刘高华红着眼睛,嘴唇颤抖。

    刘高华沉默片刻,有气无力道:“我妹妹呢?”

    老幕僚摇头道:“暂时顾不上了,你和大小姐先走便是,我已经让人去找二小姐。”

    刘高华又要犯倔,清瘦老人也急了,一跺脚,没好气道:“我的刘大公子,真不是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婆婆妈妈,成甚大事!”

    刘高华委屈道:“爹娘不管,妹妹也不管,我这种没心没肺的王八蛋,能成甚大事才怪了!”

    老人给这句话噎得不行,气呼呼道:“走走走,赶紧走。”

    刘高华有些茫然失措,总觉得自己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

    这个时候,他才觉得以前在心里头沉甸甸的负担,比如父亲忙于官场往来和道德文章,喜欢跟外人高谈阔论,愿意跟府上清客对弈一下午,对所有世交好友的子女,从来都不吝赞美,唯独对他这个亲生儿子不冷不热,尤其是对他科举的期许落空后,还会拿言语刺他几句……

    现在才发现这些事,原来都不算事啊。

    老人叹气道:“走吧,你留在这里,只会添乱,害得你爹娘白白担心。”

    刘高华惨然一笑,“那就走吧。”

    老人点点头,等到刘高华坐入车厢,老人驾驶马车,缓缓驶出家家户户大门紧闭的街道,马蹄阵阵,一路去往城南。

    路上左右张望着郡城景象,大多数街道还是繁华依旧,游人如织,店铺林立,热闹非凡,全然不知危机已经笼罩整座城池,生死一线间。按照马将军的说法,妖魔如此大张旗鼓,一定是有备而来,若是最坏的情况,那可就不是死几百人了,历史上彩衣国许多场朝廷定义为瘟疫的灾难,祸害百姓数万人,其中就有魔道巨擘的邪法大阵,或是一些污秽法宝失去控制,死于这类事故当中的老百姓,往往尸骨都能任其曝晒,而不敢收尸下葬,当年殃及胭脂郡在内的那场瘟疫,便是如此,才有了那处方圆数百里的大型乱葬岗。

    天真要塌下,懵懂无知的老百姓谁跑得了?除非是有高个子顶住,顶不住,就只能等死了。

    老人心中有些感慨,这次郡守府和刘太守的所作所为,让他这个老幕僚都要刮目相看。

    刘太守花钱请崇妙道人飞剑传讯,不假,灵犀派一定会派人救援,不假,彩鸾可以载人御风,快速南下,还是不假。

    但是怎么一个快,刘太守撒了谎,彩鸾独自飞行,确实能够在明天中午到达胭脂郡上空,可若是载人,恐怕晚上都未必临近胭脂郡北境。

    刘太守为何撒谎?因为作为牧守一方的一郡首官,刘太守需要有人在危难之际,站出来,这些人能够支撑到彩鸾载人而至,那是最好的结果,如果能够撑到明天正午,那么已经抛头露面,与妖魔结下私仇的所有人,其实就已经没了退路,只能跟着郡城共存亡。

    若是潜伏城内的大妖魔头,一直按兵不动,等到明天中午还不作乱,也没事,到时候刘太守一样有法子逼着对方现身。

    如果胭脂郡主动宣战,妖魔还能耐着性子熬到后天,更不打紧,那会儿郡城已是八方增援的大好形势,尤其是灵犀派仙师真的即将到来。刘太守就更不担心局势了。

    所以说啊,读书人走投无路的时候,发起狠来,一肚子坏水能淹死人。

    这也是老人第一次真正认识自己的谋主刘太守,老人非但没有失望,反而觉得值得痛饮一番,

    只可惜机会恐怕不大了。

    把公子刘高华骗到后门之前,老人跟刘太守有过一番肺腑之言。

    刘太守坦言若是胭脂郡城这场劫难,死个一两百人就落幕,他肯定能跑就跑。可若是要死很多很多无辜百姓,就不跑了。

    当时一身官服的读书人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说这里不得劲。

    还说他读了那么多圣贤书,跟它们可谓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了,若是这次苟活人世,怕是以后就没脸面去翻书了,见不得那些老朋友。

    “我若是这辈子不再看书,活着还有什么趣味?”

    一辈子从未经历过战事和硝烟的胭脂郡父母官,说着那些真诚言语的时候,其实牙齿打颤,脸色发白,两腿打摆子,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

    让老幕僚看了个一清二楚。

    以这种胆小鬼姿态说着豪言壮语,

    貌似挺滑稽的。

    但是老幕僚笑不出来,也不觉得可笑。

    有些当了官的读书人,跟那些自认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的酸儒穷秀才,的确不太一样。

    充当马夫的老人收回思绪,加快马蹄出城。

    老人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偷偷收取的那个顽劣徒弟,也不知道上哪边疯玩去了,怎么找都找不到,只求千万别闯祸,这次胭脂郡大难,绝不是她可以捣浆糊的。

    老人摇了摇头,无奈道:“江湖水浑,山上风大,哪里都不好混啊,讨口安生饭吃,就这么难吗?”

    胭脂郡城北有家米铺,开了二十来年,铺子主人是个高高瘦瘦的老人,终年沉默寡言,店里两个跟着老人一起扎根郡城的伙计,也不太爱说笑,不过经常去城隍阁烧香,这让街坊邻居们多出一些好感,加上米铺子卖的米和山珍杂货,物美价廉,所以生意还不错。

    今天米铺来了两个外乡人,一对看着憨厚本分的中年夫妇。铺子早早关门歇业了。一个米铺去年冬末新招收的少年伙计,解释说是米掌柜来了远方亲戚,也没谁觉得奇怪。这么多年没串门的亲戚,见面之后多聊聊才正常。

    铺子关门后,铺子主人和夫妇二人坐在桌旁,一桌子丰盛饭菜,香气扑鼻,三个店伙计远远凑在一起嗑瓜子,显然是没资格落座。

    远道而来的男子伸手直接抓起一只油腻鸡腿,狂啃起来,一手持酒壶,仰头灌酒的时候能溅出一半。

    妇人微微歪过头,两根手指捻住下巴处的肌肤,轻巧一撕,竟然撕下了一张纤薄面皮,被她重重摔在桌上,这才背靠椅子,重重呼出一口气,“这狗屁玩意儿,戴着真是遭罪,呼吸都不顺畅了,竟然还要三十枚雪花钱……”

    远处三个店伙计倒抽一口冷气,撕掉伪装面皮的妇人,长得真是丑!

    三位师兄弟相视一笑,觉得那张面皮三十雪花钱,妇人买得实在太划算了。

    妇人说着又伸出另外一只手,撕下第二张面皮,往桌上一甩。

    三人顿时愕然,咽了咽口水。

    这老娘们长得贼好看啊,三人开始不约而同祈求莫要有第三张面皮了,于是当妇人再次抬起手臂,三人心中默默哀嚎,得嘞,其实还是个丑八怪,不料姿容妖艳的妇人抛了个媚眼给他们,娇滴滴道:“没啦,姐姐就长这样,美不美?”

    米铺主人没好气道:“赶紧说正事。”

    男人扬了扬下巴,示意妇人说事儿,他忙着喝酒吃肉。

    妇人拿出一把小镜子,对镜子整理青丝鬓角,懒洋洋道:“米老魔,咱们这趟来是为了跟你分赃。”

    老人夹了一筷子冬腌菜,嚼在嘴里脆生生的,皱眉道:“”赃物还没到手,就想着分赃?你们夫妻两个是不是脑子有坑?

    妇人微微放低镜子,媚笑道:“你与琉璃仙翁亲近,关系莫逆,是百余年的老朋友了,我们夫妻当然清楚。只是大船将沉,米老魔,你总不能陪着他一起溺水而亡吧?

    被称呼为米老魔的老人停下筷子,“怎么说?”

    “真美,不愧是要价八十雪花钱的上等货,就是胆子太小了,我开价两百文雪花钱,都不敢帮我制造一张与贺小凉七八分相似的面皮。”妇人放下镜子后,又撕下一张面皮,露出满脸雀斑的老态容颜。

    汉子满嘴流油,笑嘻嘻道:“就是就是,若是能像贺小凉,或是苏稼,像他们七八分,莫说是两百雪花钱,五百,我都愿意出。一到晚上,搂着个贺仙姑或是苏仙子滚被窝,啧啧啧,真是神仙日子,老子能一晚上不熄灯!”

    妇人白了一眼汉子,继续说正事,“一个姓傅的神诰宗小剑仙,也加入了灵犀派的南下队伍。年纪不大,架子比天还大,南下路途当中,灵犀派的两位老祖,可都把小姑娘当菩萨供起来。”

    店铺老人放下筷子,脸色沉重,“当真?”

    妇人点头道:“若非如此,我们夫妻便是想要提前拆伙,撇下你们,能有什么好处?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咱们可不做,做买卖太不讲究,生意肯定做不成长久的老字号。”

    老人问了一个关键问题,“你们怎么知道神诰宗的人参与其中?灵犀派有你们安插的间谍?而且辈分还不低?”

    妇人反问道:“这很奇怪吗?”

    老人冷笑一声,皮笑肉不笑道:“原来做生意都做到山上去了,佩服佩服。”

    汉子将鸡腿骨架子摔在地上,大大咧咧插嘴道:“做到山顶去,那才厉害吧?我们这点小打小闹,算个屁。”

    妇人直截了当道:“米老魔,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给句准话,要是铁了心跟琉璃仙翁绑在一起,咱们夫妇二话不说,吃完饭就走,灵犀派那单子也够咱们大赚一笔了。要是你愿意跟咱们一条心,那就好好合计合计,做掉琉璃仙翁之后,提前开启阵法,趁乱夺了那件法宝就跑。”

    高瘦老人有些犹豫。

    汉子抹了一把嘴,“宰了琉璃仙翁,不但他的琉璃盏归你,你这个老朋友身上所有家当,你能找到多少都算你的,但是那方印章,必须归我们。”

    米老魔沉吟片刻,“稍等。”

    他转头望向那个年纪最小的弟子,“丢铜钱,算一卦吉凶。”

    少年伙计眉眼俊秀,唇红齿白,笑容灿烂,掏出一把铜钱,攥在手心,蹲在地上,抬起头问道:“老米,有好处不?”

    老人淡然道:“每天晚上不用穿那些妇人衣衫了。”

    其余两名弟子脸色如常,相视一笑,少年微微脸红,娇柔扭捏道:“这算什么好处。老米你换一个呗?”

    老人想了想,“分你一成好处。”

    嗓音阴柔的少年问道:“得了好处,弟子还有命花不?”

    米老魔冷冷瞥了一眼两位入门已久的弟子,对少年点头道:“有。”

    少年笑容妩媚,咬破手指,在铜钱上一一抹上血迹,最终一把撒下,端详片刻,抬头惊喜道:“大吉!”

    米老魔如释重负,望向夫妇二人,“我让弟子提前开启阵法,咱们三人一起对付琉璃仙翁,速战速决,如何?”

    妇人视线从秀美少年脸上缓缓收回,心情大好,“可以呀。”

    汉子突然阴恻恻问道:“米老魔,你跟琉璃仙翁百年交情,真忍心下得去手?”

    米老魔夹了一筷子菜,“给你一只仙人遗物琉璃盏,让你宰了你媳妇,你做不做?”

    汉子悻悻然。

    妇人倒是半点不伤心,又掏出铜镜左看右看,“我若是在这个没良心的家伙眼中,能值一只琉璃盏,这辈子就算活得不亏喽。”

    城隍殿外,少女战战兢兢站在第一座大殿后门,甚至不敢站在财神殿和太岁殿之间的小广场上。

    因为前方那座城隍殿内,打得天翻地覆了。

    她心目中的神仙老爷,先是被入魔的城隍爷沈温一脚踩中后背,然后瞧着年轻的神仙老爷更是厉害,一瞬间硬生生挺直了腰杆,迫使城隍爷后退两步,之后那尊大名鼎鼎的彩衣国金城隍,爆发出惊人的战力,在宽敞大殿内疾步如飞,追着负匣剑仙四处乱窜。

    期间一式二十一拳,还是那打破术法禁制的奇怪拳架,明明已经打得堕入魔道的金城隍,一身金粉化作碎屑飘散于大殿,泥塑神像出现了无数道裂缝,渗出丝丝缕缕的黑烟,但是金城隍大喝一声,结了一个少女认不得的古怪手印,不但金粉悉数重新汇聚在神像表面,就连那些碎裂缝隙都瞬间合拢复原。

    城隍爷除了一双眼眸漆黑如墨,散发出阴森气息,与之对视,会让人觉得背脊生寒,但是除此之外,依旧金身灿灿,耀眼夺目,三丈高度,每一拳都砸得墙壁凹陷,每一脚踩踏都跺得地砖粉碎,简直就是一尊坐镇天庭的威严神灵,正在人间降妖除魔。

    银铃少女满心忧虑,如此无敌之姿的金城隍,真能被人打败吗?

    她也有些疑惑不解,为何剑仙老神仙不祭出那两张金色符箓?甚至连飞剑都不愿使出?反而只是跟城隍爷近身肉搏,这都已经换了多种拳法,好几次她亲眼看到负匣神仙,从城隍殿一边给打飞到另一头,听声音,应该是给金城隍扫入墙壁之中了,后边城隍爷干脆就拆了一根大殿栋梁,根本不管城隍殿会不会塌陷,当做手中武器,肆意横扫劈砸。

    真是神仙打架,地动山摇。

    少女看得惊心动魄,手心满是汗水,默默念叨着加油加油。

    老神仙虽然暂时处于下风,可也打得英姿勃勃。

    比如他双臂格挡在头顶,硬抗下一根大梁的当头砸下,梁柱轰然折断,双膝当场没入地下。

    少女赶紧闭起一只眼侧过头,不忍再看,心想这一定很疼吧。

    又有一次,他被一脚踹出大殿,整个人在广场上翻滚了十数圈,金城隍就站在大殿门槛后,满脸冷笑,朝陈平安勾了勾手指,陈平安起身后又冲入大殿。

    不到一炷香功夫,城隍殿就被城隍爷沈温给拆烂了,五六根大梁一拆,历经数百年风风雨雨的大殿就彻底倒塌,尘土遮天,金城隍拔出最后一根红漆大梁,左手边的墙壁不似右边高墙破碎不堪,而是一整面墙向外倒去,陈平安就站在墙上,双袖早已稀碎,转头轻轻吐出一口血水。

    陈平安将这尊金城隍当做了第二个马苦玄,通过大战,用以磨砺自己的体魄神魂。

    只靠一双拳头,应该是打不过了。

    似乎那尊神像在这座城隍殿,不管如何捶打重创,都可以很快恢复到巅峰状态,这太不讲道理了。

    陈平安眼角余光扫了扫废墟,回想一下金城隍从头到尾的站立位置,心中了然。

    方寸物被誉为妙小洞天,拥有异曲同工之妙。

    各方圣人则有地界一说,例如齐先生和阮师傅置身于骊珠洞天,只要儒家圣人在学宫书院,兵家圣人在古战场遗址等等,与人厮杀交手,就都会拥有天时地利。

    想必这位胭脂郡城隍爷在这里,也符合这点。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前冲,先勾引这位城隍爷离开这座城隍殿试试看,如果可行的话,能够诱骗他离开整个城隍阁地域是最好。

    但是世事不如人愿,金城隍虽然入魔,灵智混沌,但是凭借本能,死活不愿离开已经沦为废墟的城隍殿旧有地盘,哪怕陈平安两次不惜以受伤作为诱饵,摔出城隍殿外,金城隍最多也只是以一截截梁柱作为武器,疯狂砸向陈平安而已。

    陈平安不愿继续在这里耗费时间,还是得尽快去太守府,揭发那位装神弄鬼的主谋。

    这场大战真正的酣畅淋漓,在这一刻才彻底展现出来。

    陈平安出拳不断,与此同时,养剑葫芦里的初一十五,也都已向金城隍飞掠而去。

    城隍殿废墟之上,白虹初一,碧绿十五,两把飞剑,配合陈平安的出拳间隙,萦绕高大的金城隍神像。

    看得银铃少女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最终陈平安祭出一张金色材质的宝塔镇妖符,以一张金色符箓彻底黯淡无光的代价,这才将其镇压其中,金身寸裂,最后只剩下十数枚金身碎片,以及那只青色小木盒。

    陈平安默默收起那些东西,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污,来到少女身边,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怔怔出声,“刘高馨!”

    陈平安道:“高兴?”

    少女有些脸红,解释道:“高处的高,温馨的馨。不是高兴的兴。”

    爹娘取名字的时候,寓意是她的将来,能够一枝独秀,且在最高处犹有馨香。

    少女容颜姣好,心境纯然。

    她不愿在这件事情上纠缠,眼前这位神仙老爷与入魔的金城隍大战完毕,正需要调养气机。

    陈平安本来想说这名字取得真好,雅俗共赏,与自己的名字很像啊。

    结果不是“高兴”,只好把话咽回肚子。

    陈平安突然有些犯嘀咕,疑惑问道:“你该不会是刘高华的妹妹吧?”

    少女眼前一亮,“怎么,神仙老爷也认识我哥?”

    陈平安笑道:“刚认识没多久,正好,我要去趟郡守府,告诉你爹那个老神仙,才是罪魁祸首。”

    少女那晚没去看湖心高台的热闹,所以没见过老神仙和彩衣女鬼的面容。陈平安已经掠向高墙,少女忙不迭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飞檐走壁,少女虽然也有体魄淬炼,但到底远远不如陈平安,很快就气喘吁吁,陈平安便站在一处屋顶翘檐,让她休息片刻。

    刘高馨小心翼翼道:“老剑仙,你怎么不御剑飞行啊,可以带我一起御风凌空去往我家,会更快一些的。”

    胡乱称呼剑仙也就罢了,还“老”剑仙?

    陈平安哭笑不得,干脆不理睬她,等少女呼吸恢复平稳,又开始率先在郡城一座座屋脊之上,埋头狂奔。

    少女心想这位剑仙老神仙,真是不走寻常路。

    何况脾气还老好了!

    她之前借着说话的机会,偷偷默默看了他几次,模样还挺俊俏哩,真不显老!

本文网址:https://www.xunleitxt.com/xs/9/9883/120911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unleitxt.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